菜单

董占斌:网课“翻车”不挡在线教育春天

2020年2月14日 - 新闻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青松基金”(ID:qingsongjijin),作者青松基金,36氪经授权发布。

董占斌:网课“翻车”不挡在线教育春天

许多年后,人们回首2020年春天,或许会感慨,除了那场疫情带来的不可磨灭之殇,它还成为了许多集体观念、行业变革以及个人行为的转折点。

其中一件事情,是教育。

受疫情影响,全国各省市高校、中小学都有不同程度的延期开学。抱着“停课不停学”的目的,在线教育成为了一种普遍的“新”尝试。

朴实的人民教师,架上手机变身业务不熟练的网络主播;看惯沙雕直播的学生,也不得不正襟危坐把上网变成上课。一时间,关于网课翻车的段子层出不穷,而“不适应”,也成了网课给人们最直接的体验。

董占斌:网课“翻车”不挡在线教育春天

不过,在创业者和投资人的眼中,“网课”早已不是新鲜事。得益于技术手段的发展支持,实际上在线教育已存在有六七个年头,并且早已渗透到K12领域。

“因为疫情的关系,很多新增用户可能还是尝试性地在体验在线教育,但一旦尝试过后,很可能就不可逆了。”曾经投资了掌门教育、洋葱数学、松鼠AI等在线教育独角兽公司的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董占斌如此说道。

“在线教育应该会迎来一个春天。”

董占斌:网课“翻车”不挡在线教育春天

网课翻车,不代表在线教育不好

01 此次疫情对国内教育行业有哪些影响?

董占斌:比较明显是停课带来的影响。原来正常的校内课程、课外培训班都不能开课,但很多学生还是面临着升学的压力,急需找一种可以替代的教学服务,也就是在线教育。

02 最近很多学校开始试行网课直播,网上有好多网课大型“翻车”现场的段子,似乎老师和学生都不太适应网课/在线教育,对此你怎么看?

董占斌:其实任何新事物都一样,需要一个学习、熟悉的过程。因为疫情来得突然,原本习惯传统教学的老师们也是仓促上阵,显然对于新兴上课方式不够熟悉,有的讲了半天没开麦,有的下了课忘关麦还顺便直播了吃饭。

另外从直播工具来看,老师们都是架了部手机就开始工作,辅助教学工具也是五花八门,很多都用玻璃、墙壁作为白板,没有一些成系统的可以使用的网络课件。而实际上,如果是成熟的线上教育机构,老师们在进行网络直播授课之前,是需要经过为期几周时间培训的。

所以这是客观条件的局限,不代表在线教育这种形式不好。

在线教育公司进入中小学有难度

03 目前中小学采用的在线教学系统,和青松投资的掌门教育等课外在线教育公司,区别在哪?

董占斌:大方向的区别就是,目前校园采用的是一对多的教学/交互方式,相当于是大班课,一个人主讲,其他人听,信息基本上属于单向传播。掌门教育主打的是一对一教学,会有更好的互动性,双方能实时传输信号。另外,掌门的系统是几千人团队经过几年时间研发改进的,功能非常完善,教学中用到的都是统一开发的标准化课件,可以在系统里直接调用,不太需要外部的辅助工具。

04 课外在线教育公司,有可能趁这次特殊时期,真正打入中小学课堂教学吗?

董占斌:课外在线教育公司要想直接进入课堂还是挺困难的。从国家层面来看,我觉得还是需要一个自上而下的主体平台来提供学习工具,但在这个框架里面,课外在线教育公司开发的内容可以做一些很好的嫁接。比如青松投资的洋葱学院,就是通过开发的优质内容走进中小学课堂,目前已拥有超过3000万学生、95万教师用户,遍及全国19万所中小学。

此外,在线教育是解决中国师资不均问题的重要手段之一。未来如果中小学要进行网络授课,也会需要用到统一的网络多媒体课件,这些开发工作是非常耗时耗力的。所以这对于课外教育公司来说,是一个很好的结合机会,他们只要开发出与中小学课堂匹配的好的教学内容,便更容易被学校去采购或者免费使用。

“疫后”在线教育存在长期机会

05 眼下这一波在线教育流量高峰,是特殊时期特殊现象,还是存在长期机会呢?

董占斌:我觉得这个影响是非常长远的。因为疫情的关系,很多用户可能一开始只是尝试性地在体验在线教育,但一旦尝试了以后,可能就不可逆了。他们能够明显感受到在线教育的好处,尤其是家长这一端。可以说,短期内,线上用户是会激增的;长期来看,在线教育的渗透率也会得到增加。

以前我们都说,在线教育发展得挺快,但它实际上在整体用户中的渗透率还是非常低的。在很多地方,学科类在线教育以前的渗透率在10%以内,但经此一“疫”,渗透率可能达到20%甚至更高。原来预计五年时间达到的效果,加速实现了。

06 对2020年教育行业发展趋势有何预判?

董占斌:我觉得,在线教育应该会迎来一个春天。因为疫情的影响,这一波线上教育的流量转化还会继续,哪怕是疫情得到控制后,人们的恐惧还会持续一段时间,在线教育对用户的直接渗透可能会持续到今年暑期。宏观来说,让大家逐渐接受在线教育,本身就是具有深远影响的。从数据来看,在线教育不管是收入还是模型,应该都会有好转。会有一批在线教育公司在今年受到市场的追捧。

多思考未来,才能改变未来

07 目前中国的在线教育公司并不少,什么样的公司才有机会?

董占斌:我觉得存活下来的企业,都还是有机会的。但同时,你面临的对手也都是比较强的企业。如果想要超过同行,还是得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,可能模式上要稍微扭转一下。从我们投资的一些企业表现来看——

第一种是“内容类”,比如说像咿啦看书、洋葱学院,这种原本即在线上提供互动内容的企业,这段时间的用户是显著增长的,处于明显受益的阶段。为什么?因为从用户行为来看,那些从来没有接触过在线教育新用户,第一阶段可能会比较倾向于内容类,参与门槛比较低。

第二种是“服务类”,比如主打一对一、一对几教学的公司,也会有一定用户增加,但是从效果上看没那么直接。

第三种是“学科类”,我觉得会迎来最直接的收益,因为这是学生面临着升学压力的刚需,并且这种转变,能够把原来在线教育比较难触达的领域激活。

08 对于这次疫情期间,一部分教育企业“”师援湖北”的现象你怎么看?

董占斌:在疫情中伸出援手的方式有很多种,免费的教学支援也是其中之一。青松大家庭的掌门教育、松鼠AI、洋葱学院、道远课堂等企业也各有行动。我觉得这对于疫区的学生是爱心举动,对于企业自己也是一种获客的方式。

我一直认为,那些因为疫情可能导致的不可逆转的生活方式,会更有长远的投资价值,在线教育就是这样。此次黑天鹅事件让大家有更多时间来思考未来,尤其是它是对人们的生活方式、思维理念的长远影响,这些都有可能改变未来。

董占斌:网课“翻车”不挡在线教育春天

董占斌:网课“翻车”不挡在线教育春天